禁或不禁都是政府和客户的选择。华为不可能服务全球所有的市场。对于选择我们的客户,我们肯定会服务好他们。对于没有选择我们的,很遗憾我们没有服务的机会。

6。《Globeand Mail》Christine Dobby:刚才问到的知识产权问题。如果知识产权是华为和高校共享的,加拿大本土企业是不是也可以通过授权的方式获取知识产权?针对他们有优惠条件吗?另外,为什么华为选择在现在这个时机决定采取这样的共享合作方式。是不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说服加拿大政府不要禁止华为参与5G项目?